带着各种心思,北川寺来到京北高中。

今天的京北高中十分奇怪,一些学员一见到北川寺就开始主动绕道走,一副缩头缩脑的样子。

他们这些奇怪的举动让北川寺也是多看了一眼。

这些学员平时见到他虽然会稍微让开一点,但像这种主动绕开路,而且还绕开那么远的还是第一次。

一旁在他旁边的北川绘里明显也察觉到这一点了,她拉了拉北川寺的衣角,小声地对他说道:“说起来...寺哥你是不是又做什么了,前两天从高年级可是有消息传过来喔。”

“有消息?”北川寺神色一动:“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他问了一句。

“......”北川绘里。

她看了一眼北川寺,犹豫一会儿回答道:“他们说,寺哥你为了鬼屋的逼真表演,于是就真的去取了真人的手臂还有脑袋过来...很多人都有些害怕了,甚至还惊动到老师了。”

嘶...

这些学员倒是想象力蛮丰富的。

北川寺只是细细思索一下就知道那些学生究竟在说什么事情了。

前两天他带了西九条可怜制作的小道具来到学校,估计是那些小道具后续所带来的影响吧。

虽说他是不觉得西九条可怜做的小道具可怕,但那些同班同学好像不是这么想的。

甚至为此还惊动到老师了。

这未免有些夸张过头了。

只是单纯的吓到人北川寺倒是觉得没什么,毕竟那些小东西做出来本来就是为了吓人的,但因此惊动到老师就有些...

“我知道了。不是什么大事。”北川寺语气平静地回复道。

不是什么大事?!

寺哥!

你现在可是从‘吃人大魔王’变成了‘既吃人又分尸的大魔王’了啊!

北川绘里嘴角抽了抽。

算了。寺哥既然说没事那就没事吧。反正名声都已经这么糟糕了,再往上面累积也累积不出来什么花样了。

她与北川寺又往前面走了一截,随后便各自分开回到自己的班级了。

这期间北川寺也是观察了一圈班级内四周的反应。

果不其然,一些胆子小的学员见到他看过来脸色都变了。

以前他可没有这种压制力。

北川寺摸了摸下巴,也不去在意这种琐碎的小事。

相比起这些,北川寺还有牟迟巫女之证的事情要与神谷未来去商量。

把事情的原委说明,神谷未来倘若愿意使用那便给她使用,倘若她不愿意的话...到时候再说吧。

他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座位。

神谷未来今天来的比他要晚一点。

面对这种情况,北川寺也只能摁下心思,等待对方。

而这一等待就到了上课的时间。

神谷未来踩着铃声进入到教室的。

虽然脸上的表情还是如平时一般自然,但脚步明显加快了。

难不成是路上遇见什么事情了?

北川寺多看了一眼神谷未来。

刚刚落座的神谷未来明显也是察觉到北川寺的视线。

她笑嘻嘻地偏过头对着北川寺眨了眨眼睛,同时压低了声音打了招呼:“早上好,寺君。”

“早上好。”北川寺点头。

两人简单地打过招呼便不再小声交谈。

上课了——

......

下课后,神谷未来才按照惯例将椅子扯过来,小脸趴在北川寺的桌子上,侧脸盯着他看。

这样看了一会儿后,神谷未来才开口:“寺君是想问我今天怎么来这么晚吗?”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双眸之中闪烁着机灵古怪的光彩。

这倒是没有什么隐藏的必要,北川寺干脆地挑明:“确实是想问。”

神谷未来平日里都是要比北川寺早到学校的,除了上一次感冒生病外,北川寺几乎没有看见过神谷未来这个小女生会早退或者踩着铃声上课。

“嗯...路上遇见了一些事情,所以稍微耽搁了。”神谷未来思索片刻后回答道。

至于遇见了什么事情,神谷未来并没有告诉北川寺。

可是北川寺知道。

要是他执意问,神谷未来还是会乖乖地告诉他的。

但既然神谷未来不说,北川寺也不会去问。

“这件事姑且不谈。”北川寺看着神谷未来:“午休的时间能腾出来一些吗?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说。”

北川寺主动找自己谈事情?

神谷未来有些诧异。

北川寺一向贯穿的是能尽量少麻烦别人,那就少麻烦别人的方针。

这样北川寺竟然主动开口说有事情找她?

而且还是和北川寺一起的午休...嘿嘿嘿。

神谷未来根本就没有思考,而是直接确认道:“午休的时间...对吧?”

北川寺点头。

牟迟巫女之证的事情一个课间的时间根本说不清楚,还是放到午休的时候比较稳妥。

他们俩约定好后就开始准备下一节课的教科书。

上课以及下课的过程没有什么好说的。

上午的课程一上完后,北川寺与神谷未来就打算起身前往中庭交谈事情。

但是——

一道怯怯的、可怜的声音在北川寺身边响起。

“北、北川同学,千鹤老师让你下课之后找她一趟,她有事情要和你谈。”

北川寺侧脸看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前面的水树唯已经来到北川寺身边差不多五米的地方,对着他说道。

偏偏挑了这个时候。

北川寺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他这一皱眉,弄得另一边的水树唯禁不住又向后退了两步。

仿佛只要北川寺再有什么异动,她好像就要哭出来了。

感受到对方担惊受怕的情绪,北川寺也是揉了揉眉心。

“寺君。既然千鹤老师有事情,那我们这边稍微推一推也没问题。”

旁边的神谷未来善解人意地说道。

“...也好。”

牟迟巫女之证的事情并不着急,况且下午也还有时间。

北川寺也就没有执着于这个午休把事情解决,干脆迈着大步向办公室走去。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一直忐忑不安的水树唯也总算安安稳稳地松了一口气。

午休的教职工办公室一派平和。

一些老师轻声细语地讨论着要出的模拟试卷题目,还有一些老师则是打开自己的便当盒,准备吃饭。

在这种祥和的氛围中,千鹤响却无法安心下来。

她的办公室桌边放了几个栩栩如生的道具。

青白肤色...被直接砍断半截的手掌,从切面哪里看去,还能看见那以暴力砍落的白森森的骨头。

犹如活人一般的头颅,惨白的女子扭曲的脸庞,黑色头发被血浆弄得贴在脸边。从远处看去,仿佛这个头颅主人就只是静静睡着了,下一刻就会睁开双眼。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断指等小玩意儿。

这些散发着不安与恐惧的东西摆放在办公室的桌面上,让人一眼看过去就觉得心底发凉,头皮发麻。

千鹤响心情复杂地看着身前面无表情的学生。

说实话,她一开始见到这些道具的时候也被吓了一大跳,而得知这些东西都是由北川寺制作的,她就更加按捺不住疑神疑鬼的想法了。

又是北川寺!

怎么总是北川寺?

他为什么能做出这些东西?

难不成他真的见过那些东西?或者真的把人的脑袋拧断,把手臂砍断...?

这几个疑问在千鹤响的脑子之中徘徊,让她好几次讲课都有些无法集中精神。

是的。

自从上一次试胆大会以来,她就越来越发现自己有些过分神经敏感了。

走在路上都觉得有人跟在自己身后,但回头看过去又什么都没有。

有些时候就连千鹤响也觉得自己是不是真像那个警察所说的已经患上疑心病了。

特别是这一次的事情又是北川寺给弄出来的。

这让千鹤响怎么能不胡思乱想呢?

她这边如此想着,又是抬起头看了一眼北川寺。

千鹤响的目光又不得不软化了。

北川寺这个男生虽说不怎么喜欢表露出自己的感情,但是他那满脸正气,背脊挺直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什么邪恶残忍的人。

而且还是自己的学生...自己竟然怀疑这样正气凛然的学生,怎么看都有些不太好。

只是这种道具实在太逼真了,不太适合在高中学园祭展出。

千鹤响可不想到时候又冒出来一大堆被吓晕的游客。

一想到这里,千鹤响也是摆正了面色:“北川同学,这次叫你过来主要是为了桌面上这些鬼屋道具的事情。”

北川寺听了她的话,神情之间多了一分疑惑:“道具有什么问题吗?是数量上面不太够?我那边倒是又有一些...”

他直接提问,神情之间满是疑惑的样子让千鹤响心中罪恶感加强了。

看啊...多好的学生啊。

积极为鬼屋做准备,还做了不少道具出来。如此正直的人,自己刚才竟然还在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对真人做出各种残忍的事情...

这样让千鹤响根本就无法开口说出‘你这些道具实在太过于逼真,不适合在学园祭上使用’这句话来。

她只能斟酌着语句道:“呃...倒不是道具太少,而是你的道具...”

千鹤响没有说完,北川寺就开口了:“那么就是道具来源的问题?请放心,千鹤老师,这些都是手工制作的,并不是在外购买的。”

“......”千鹤响。

这不是更加沉重了吗?!

千鹤响看向那些鬼屋道具的目光阴晴不定。

这些可都是自己的学生纯手工制作出来的东西。

他是多么期待这一次的京北学园祭活动啊,自己难不成要剥夺掉对方的乐趣吗?

千鹤响一向都秉承着努力便会成功这一信条。

没道理让北川寺这么努力的人却得不到展示的平台吧?

千鹤响禁不住在心中反问自己。

这样真的好吗?

北川寺无疑是一个出色且正直的学生。

那么道具逼真与否...吓不吓得到人...究竟还重要不重要呢?

说到底鬼屋本来就是惊吓设施吧?别人是进来寻找刺激的。

那么使用这些道具应该没有问题吧?

不得不说,千鹤响的内心戏虽然很多,但作为成年人,她也是平静地将这些内心戏藏在心里,过了好一会儿才对北川寺开口道:

“嗯...本来这一次是想和北川同学谈论一下这些道具设计灵感的问题...不过看着北川同学这种认真的模样,想来为了设计这些道具,在网络上面大概找了不少图片、电影去观摩了吧?所以才会设计出这样出色的道具。”

说着她还装模作样满意地点了点头。

同时,千鹤响的目光也是下意识地向北川寺脸上看去。

得到这样的表扬,想来北川寺这个道具制作人也很开心吧?

“网络上?图片?电影?...”北川寺的脸色有些奇怪。

看上去还有些...迟疑?!

千鹤响的笑容僵硬了。

等会儿?

不是从网络上找来的图片、电影,你究竟是从哪里看见的这些,并且将这些制作出来的?

千鹤响原本平静的心跳声突兀地跳动起来。

她只觉得自己的心情犹如过山车一样。

真的是坐过山车!

她咽了咽口水,语气惊疑不定:“北、北川同学?”

她这一声倒是提醒到北川寺了。

北川寺的声音顿了顿,依旧保持着平静道:“嗯...就是千鹤老师你想的那样的。”

你刚才停顿了吧?!

你刚才迟疑了吧?!

千鹤响头皮已经开始发麻了。

刚才被她刻意忽略掉的问题全部都浮上心头。

难不成北川寺真是...?

千鹤响不知道自己在北川寺的眼中是什么样的表情。

她只能竭尽全力地保持着自己脸边的柔和,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知道了。看来北川同学为这些道具真的也费了不少心思吧?”

“是花费了不少心思,为了做出这些东西,可是通宵了好几天。”

北川寺想到西九条可怜通宵奋战的身影,也是颔首回答道。

通宵?!

你有通宵过吗?

千鹤响看向北川寺的面色。

对方精神奕奕,脸上别说黑眼圈了,就连一丝一毫的疲倦都看不见。

千鹤响咽了咽口水。

作为京北的老师,她也经常听见学生之间有关于北川寺吃人的传闻。

本来只是学生们之间所说的笑谈。

结果现在看来...

千鹤响。

作为老师五年以来,第一次遭遇到冲击**实!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淘文学_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最新章节,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 天籁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