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崇轻轻舒了一口气,今日早上,齐冰云和安羽妙,都来跟他辞行。王崇自然爽快的答应,没有多说什么废话,此本来就是应有之意。下午时分,他便去见了通髓真人张法乐,力辞踏魔营,张法乐亦没多挽留。

如王崇这般,在接天关带了几年,并且立功无数的人,大多数都自由行动。如王崇这般,主持一座大营的才是少数。张法乐也知道,自己使唤王崇,也颇够了,故而开恩的爽快。

王崇无事一身轻,就做了一件,早就预谋的事情。

他于傍晚时分,去了第五关,这一关是太上魔宗的一位长老在镇守,朱红袖便自此处修行。

王崇忍不住问道:“你好不容易指点我,得了演庆真君遮掩因果,为何又故意暴露给那小魔女?”

演天珠送出了一道凉意:瞒得过道法推算,瞒不过天命天数!

王崇对这般说法,嗤之以鼻,就算瞒不过,也不用自己暴露了啊!

那一日,他和朱红袖碰面,故意取出了玉神虫。朱红袖随即就提了碧波洞,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当众就兜搭上了。

若不然,朱红袖为何会说,看他“年幼无知”?

当年的王崇,只得十一二岁,当然看起来年幼无知。现在的王崇,已经发身长大到了十六七岁,跟年幼无知还能有个屁关系?

当初他不知道,玉神虫此物有多珍贵,也没有多想。

直到千叶愿意用一座洞府来换,这才有些怀疑,为何朱红袖居然不强取?那时候,他才炼气,朱红袖一根手指也捏死他了,就算自己有巨鲸妖身,也一样斗不过这魔女。

不过他也就是偶尔翻动这个念头,也不会真个去朱红袖,宁可这个疑问,永远烂在心底。

只是演天珠不知怎么,就非要他兜搭上这魔女……

王崇百思不得其解,但还是依言照做,并且按照演天珠的提示,主动让齐冰云和安羽妙离开,还主动此去了踏魔营的主管,来到这里寻找朱红袖。

“你真的确定,这魔女不会杀了我?”

演天珠送出了一道凉意:你还能一生一世都托庇在吞海玄宗不成?待得有一日,你魔功大成……错了,道法大成,还不得建宗立派,开山设帐授徒吗?

王崇整个愣掉了,叫道:“就算我日后道法大成,也要几百年吧?我说的是铸就金丹。若是你说的成就阳真,几百年也不见得有甚指望。若是……道君,别说能不能有此机缘,就算真有,只怕也要几千年。如何就惦记这些了?”

“何况,我就算开立宗派,又跟朱红袖有什么关系?难道讨来做掌教夫人?我还不如寻邀月姐姐下手了……至少就近。”

演天珠送出了一道凉意:我这是替你找徒弟,徒弟这种东西,大了就养不驯熟了,须得从小下手。

王崇忍不住怒斥道:“朱红袖哪里小了?她都拜师九渊魔君,哪里还有机会下手?何况这魔女,道行法力,比我强出十倍,我吃了什么猪油,就要蒙了心,去收她做徒弟?”

演天珠送出了一道凉意:你听我的,准没错。

王崇想也不想,就回了一句:“呸!”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呸呸!

王崇并没有呸呸呸回去,他只觉得这破珠子,越发的不靠谱,自己那日就不该听它的,暴露了身份,此时后悔也来不及了。

王崇一脸的悲伤,很想吼演天珠几句,但一想到这破珠子,惯会撞死,就连这点兴趣都没了。

演天珠送了一道凉意:呸呸呸!

演天珠又送了一道凉意:呸呸呸呸!

演天珠又又送了一道凉意:呸呸呸呸呸!

王崇忽然就有一股生无可恋,油然而生。他冷哼了一声,忽然喝道“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

一声剑啸由远及近,剑光凝罢,显出了一个美貌妖娆,见到王崇在呸呸,忍不住娇笑道:“名传天下的小贼魔,怎么居然这般幼稚?”

王崇脸色不虞,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演天珠送出了一道凉意:叫姐姐!

王崇皮笑肉不笑的叫了一声:“姐姐!”

演天珠又送了一道凉意:谄媚些……

王崇一张脸,立刻就狰狞了,骂道:“这是让我来收徒弟,还是来认干妈?”

演天珠送了一道凉意:哦,你还好这一口?

王崇肚内大骂:“演天珠,我彼你娘之啊!”

朱红袖也有些好奇,她完全没想到,当初那个少年,再次见面,怎么脸色如此古怪,一会儿生无可恋,一会儿狰狞凶恶,一会儿又好像……要对自己图谋不轨。

“这小贼魔好生厉害,也不知道那位老魔调教出来,不但混入峨眉,偷了峨眉几口飞剑和剑诀,如今居然还诈姓埋名,混入了吞海玄宗,不知道惦记演庆老儿哪一门法诀呢。”

朱红袖忽然盈盈一笑,说道:“当初的小弟弟,如今也长大了,快让姐姐摸摸。你居然有胆子,在我面前,取出了玉神虫,也不怕姐姐,去演庆真君那里告你一状?”

王崇真是好不容易,把一股气顺了,正要说话,演天珠有送出了一道凉意:就说,小弟弟取出当日定情之物,就知道姐姐痛我爱我……

王崇忍不住脱口而出,骂道:“呸!老子岂是这般没廉耻之徒?”

王崇被气的头昏,这句话就脱口而出,不是肚内吐槽,朱红袖笑的花枝乱颤,指着王崇说道:“你……要不是魔门弟子,跟我一般出身,这个模样,到像那些假道学的君子。”

王崇知道说了不该说的东西,脸色讪讪,答道:“小弟弟取出当日定情之物,就知道姐姐痛我爱我……又怎会把这点你我独享的秘密,跟人说呢!”

王崇说完这些没廉耻的话,脸色腾的就红透了,他是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魔女,只好按照演天珠的话,简单的复述了一遍。

朱红袖脸色愕然,似惊似喜,双眸全是古怪。

演天珠又送出了一道凉意:呸!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淘文学_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一剑斩破九重天,一剑斩破九重天最新章节,一剑斩破九重天 天籁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