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之中,多了几分蓬勃之气。

既因为岳师古等人的归来,更因为岳岿然这个横空出世,又流着岳家嫡系血脉的金丹修士的到来。根本不用再考虑,打不打的过岳师飞的问题,只要能把他们挖出来就行。

家族中人,对于岳岿然,既敬且畏,又有这其他心思。

不乏胆子大的,有想法的,过来套上几句近乎,甚至是请教,岳岿然不冷不热,应付过去。

而一圈看下来,精气神最佳的修士,还属岳师古,岳巍然,岳泰然三人,尤其是岳巍然,冷肃沉毅,又透着杀伐果决的气质,总令他想到那封无极。

拒绝了众人提供的木屋,自己开辟出一个简陋洞窟住下,随后便是专心修炼起来。

三日之后,众人便是出发,朝铁壁山城飞去。

一路不提。

......

无名山野,深谷之中,野草丛生,高木参天,藤蔓缭绕。

山谷之中,又被开辟出了极多的洞窟来,似乎住着不少生灵,而其中大多洞窟,又被封锁着,仿佛野人部落一般。

亦有一洞窟开着。

时值雨天,山雨绵绵!

不大不小的雨,沥沥而下,把这深谷中的世界,打的更加潮湿起来,光线也更暗淡,仿佛一个见不的光的世界一般。

那敞开着的某个洞窟口,一道身影,负手独立。

是个老者模样的修士,一身青衣,身材颀长,袍带在雨风里飘着,颇有几分风骨,只是面孔太也皱巴巴,十分苍老,仿佛整天放在火边,已经被烤干了的橘子皮一样。

老者一对眼睛阴着,不像是在听雨,更像是在想着一桩仇,气质阴森森。

唰唰——

这一刻,陡然有破空声起。

一道白色身影,从天落来,一闪之下,落在了老者的身边。

来人是个中年男子,长相轮廓,和那老者有几分相似,便连显皱的面皮,也有些相似,嘴角一动,就生褶子。

“爹。”

白衣男子先唤了一声。

“打探到了消息了吗?”

老者点头问道。

白衣男子道:“打探到了,我布置在赤明山坊市一带的人手,看到了岳师古,似乎伤的不轻,而且跟他一起回来的修士,只剩十几个了。”

“其中有没有那个岳岿然?”

“没有,但多了一个陌生面孔,时常和岳师古并头而行,仿佛地位不在他之下一般,不过境界气息是筑基后期。”

“是他,一定是他,他改头换面,掩饰了气息了!”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二人目光,均都笃定又锐利。

不用再多说,二人便是岳师飞和岳安然。

......

“后来他们去了哪里了?”

岳师飞再问道。

岳安然道:“他们向西去了,具体不知,我的人追踪了一段,就被他们甩掉了,担心暴露身份,也不敢追的太紧。”

岳师飞微微点头。

琢磨了一阵,老家伙看向自己儿子,笑道:“安然,以你之见,岳岿然和岳师古回来,若再汇合了岳泰然他们,他们会做何抉择?”

仿佛考教自己儿子。

岳安然闻言,没有多想,就是笑道:“岳师古是个暴君,岳泰然和岳巍然,也是眼中只有自己和嫡系血脉的冷酷豺狼,这岳岿然,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找我们报仇是一定的,但首要还是先把我们找出来才行。”

“那他们要如何找我们?”

“自然是多派人手。”

“多派人手就够了吗?岳家还有多少人可派?若我们盯上,那点人手,如何死的都不知道。”

岳师飞冷道。

岳安然神色尴尬起来。

“那以爹之见呢?”

“以我之见,最好的方法——自然是通缉悬赏,让其他修士,帮他们把我们挖出来。”

岳师飞目光更阴鸷。

岳安然想了想,摇头道:“以岳家的家底,能够开出多大的奖赏?而且黑石域这么大,藏两个人,太简单了,若岳家真走这一步,我们完全可以舍弃了那些手下和战奴,一隐了之,甚至可以直接去其他修真天地里闯荡,剩下的仇,以后再了结就是。”

“没错!你我二人,在修道上的天分,虽然不算顶尖,但炼丹上,不是老夫吹嘘,黑石域能比的上我们的,没有多少,去了天海域那边,老夫相信,一定能有一番作为。”

“既然要走,索性现在就走,免得节外生枝。”

岳安然也是果断,心里面恐怕早就有这个想法了!

“不!”

岳师飞却是摇头否决。

老家伙目光里,浮现起别样的光来。

“我想再等一等,黑石深野深处里的机缘,暂时或许没有我们的份,但若是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就一走了之,我总有些不甘心,也想知道,他们这一次争夺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应该不久之后,就会有消息传开来的。”

岳安然哦然点头。

既然如此,那显然只有等待。

而他们的每一个选择,也在决定着他们的命运。

......

再说铁壁山城!

一年多前,被打烂了大半个,城中残存的凡人,早就逃了个一干二净,不敢回来,成为了一个死城般的地方。

但毕竟——

这里是灵气浓郁之地,岳家被打散了,其他家族和势力,哪还不闻到腥味便过来了,便是那废墟下,说不定也能挖出些宝贝来。

这一年多来,来挖宝的修士不少。

而最终,又被一个家族赶跑的精光。

这个家族姓夜,是西北之地的一个大家族,黑石域上,可排进二十之列,自然是不惧岳师古回来的,至于岳岿然,能联想到他的身世的,暂时还只有岳家的人。

夜家修士,大举而来,已经在铁壁山城大兴土木,要把这里,建成夜家的分家。

这一日,天才蒙蒙亮,夜家从各地抓来的凡人,已经上工,继续开建起了这片夜家的新府邸。

工地上,号子声不时传来,沉重痛苦。

而四面里,则有修士,悠然的谈笑着,环视着,不时又喝骂上几句。

连修士都能抓为奴隶,这些凡人的性命,更是不值一提,没直接打杀已经不错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淘文学_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修真史前十万年,修真史前十万年最新章节,修真史前十万年 天籁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