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击开始了,不过和袭击的这一方想象的不同的就是,那个目标,名字叫宁可的精怪一点都不慌乱。

他就站在庭院里,神色悲喜交加,但却没有害怕和慌乱,这古怪的一幕并没有引起袭击者的太大的注意力,本来他们这一次的目标就是带走他。

目标的情绪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不仅是他这么想的,其他的袭击者也是这样想的。

监视宁可的精怪们已经被放倒了,至于是死是活,那就要听天由命了。

宁可看着那个保护着庭院的阵法,悲喜交加,悲伤的是他不在了,喜的是,还是能见到他留下的东西的。

但是很快,那个阵法就破掉了,到底是个很多年的阵法了,根本就支撑不了多久。

阵法破碎的时候,袭击者就来到了他的面前,然后就直接打晕了他。

袭击者看着倒下的宁可,一时间有点怀疑到底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太顺利了吧,但是也不是不好,就是有点担心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宁可被袭击的事情很快就被传了出去,但是即便如此,在他们赶到的时候,已经没有来不及了。

监视的精怪倒是活了一个,但是也说不出来什么有用的消息。

但是宁可一个精怪失踪就足以引起这些精怪和人类的焦躁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倒不是说宁可这个精怪有什么重要的,只不过他必须活着,还要掌控在这些领导者的手里。

因为宁可的攻击力不高,但是呢,他的存在是必须的,他是不可缺少的“钥匙”,打开宝物的钥匙。

竹子精姑娘急得都快疯了,但是她不能化形,也就是个刚刚诞生灵智的精怪,战斗力连宁可都不如,撑死就算是早熟一点罢了。

竹子精姑娘什么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带走宁可。

竹子精姑娘的动作被袭击者注意到了,但他们并没有放在心上,到底就是一个刚刚诞生灵智精怪,不足为惧。

他们悄悄的来,悄悄的离开了。

不过竹子精姑娘还是起到了作用,那就是她给前来调查的精怪和人类提供了她看见的一切。

这一切在传到领导者那里的时候,他们的心就沉了沉,这倒不是别的什么问题,而是因为,这其中有一些是当初和他们对着干,一直反对的精怪和人类。

这些家伙碍事的不行,偏偏还为了安抚更多的精怪和人类,不能动他们,只能放任他们了。

但是后来他们就渐渐的消失在了大众的视线里,销声匿迹了。

毕竟对比大多数的统一战线,这些反对的小声音,根本不是问题。

但是这些家伙突然又出现了,还是在差距越来越大的时候,他们究竟是什么目的?是什么给了他们底气,让他们做出了劫精怪的举动

想不明白的他们没有第一时间去找别人商量,而是自己思考着,但是任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所以然。

至于为什么不去找别人商量,不过是不信任而已。

宁可在昏昏沉沉中,感觉到了颠簸,好像有什么在带着他高速移动,但是宁可并没有醒来的太久,在没有人和精怪注意到的角落里,宁可露出了一个微笑。

这微笑苍白而又冰冷,和他以往的傻白甜模样一点都不一样。

北音和团子要见的那位回来了,那是一个精怪,中年模样,和那些热爱把自己的面貌变得帅气美丽的精怪不一样的是,这个精怪的样貌只能算是普通。

他见到团子的时候,就眼睛一亮,“你回来了。”

“只是路过,然后想见见你。”团子否认了回来这么个说法。

既然团子不想说这些事情,这个中年模样的精怪也就不提这些事情了,而是礼貌的邀请团子和北音来到了这个象征性上锁的房屋。

和这个中年模样精怪五大三粗的模样不同的是,屋子里的摆设是超出想象的整洁。

每一处的摆放都显示了其主人的细心。

中年模样精怪丁礼,在招呼团子和北音坐下之后,就看向了有些心不在焉的团子。

一时间他们谁也没有说话,这里一片沉默。

时间一点点过去之后,还是丁礼先开的口。

“什么时候回来的。”

团子刚想反驳他的说话的时候,看见丁礼的眼睛,他说不出来反驳的话,就回应道:“没到多久,就想过来看看。”

“你见过他了吗?”

“见过了,他这日子过的还不错。”提起宁可的时候团子的语言就忍不住的带上了讽刺。

逝者尚未安息,罪魁祸首的日子,倒是过的还不错?这可真的不是太好。

“别这样,林恩,你知道的,没有什么能够证明……”

“我来这里不是和你说这些的!!”团子粗暴的打断了丁礼的话语,周身的气息有些不安分。

“你不能永远都看着过去,你要向前看?”

“我当然知道,要……向!前!看!”团子这话说的是咬牙切齿。

丁礼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团子已经不想看他这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即便团子和北音说自己无耻,但是看到他们这什么都没发生,把一切悲痛藏起来的模样,团子还是非常的生气。

“贝贝累了,她想睡觉了。”

“……我知道了。”一阵沉默之后。

丁礼带着团子以及被“想睡觉的”北音来到了一件房子。

“你就在这里休息吧。”

“谢谢。”北音道谢之后,就带着团子进了屋子,然后关上门。

团子跳到床上的枕头边,把自己团成一个黑白相间的球。

北音没有说话,而是到床上躺了下来,然后闭上眼睛。

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只是团子伸出一个爪子,拍在了北音的脸上。

屋子里静悄悄的,在注意到了团子那屋没有动静之后,丁礼才走出门。

外面已经有人在等了。

“怎么样?”来人小声的询问道。

“不怎么样?还是那样,很生气呀。”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来人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丁礼也叹了口气。

在任由沉默蔓延一会之后,来人突兀的问道:“最近发生的事情和他有关系吗?”

“不清楚,但……应该没有关系。”

来人不知道有没有信丁礼的话,他仔细观察丁礼,似乎是想辨认丁礼有没有说谎。“他们已经慌了,最好不要是他,不然就真的不好收场了。”

“希望如此。”丁礼也直视着来人。

妙书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淘文学_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快穿之请开始你的表演,快穿之请开始你的表演最新章节,快穿之请开始你的表演 书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