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儿,你就道歉吧,我的病还没有好彻底呢,今后还指望他们三位神医帮我治疗呢。”孙雄再次劝道,苦口婆心的劝道。

孙紫这才恍然明白过来,怪不得老爸连孙家的面子都不要,也要劝自己道歉。

原来还要指望刘乐三人治疗啊!

为了老爸的身体,她这才走向刘乐三人面前,满脸愤怒的鞠躬,虚情假意的说道:“对不起,刚才我做的不对,请你们原谅我。”

“我不原谅。”胡佳佳冷声道,“你这种人,不值得原谅。”

“你,你个贱人,实在是太过分了,我掐死你……”孙紫再也克制不住,她勃然大怒,一下子失去了理智,她抬手双手向前一把,就要掐胡佳佳的脖子。

措不及防之下,胡佳佳很难躲开。

因为孙紫也是武者,而且还是真气境大成武者,比胡佳佳还强上一些。

对此,刘乐眨了眨眼,再次催动摄魂术。

孙紫立刻愣住了。

那双涂成黑色指甲的手掌,虽然已经掐在胡佳佳脖子里,却没了力气。

大惊失色的胡佳佳,暗松了一口气,急忙躲到刘乐身后。

与此同时,被慑魂的孙紫突然冲到孙雄面前,抬起巴掌,对着孙雄的脸就狠狠的抽了过去,边抽边按照刘乐的意思骂道:“你个老东西。”

“是怎么教育孩子的?老娘之所以变得这么蛮横霸道不可理喻,还不都是你这个老东西教育的结果,你个该死的老东西,害了自己的女儿……”

孙雄气得吐血,一口气上不来,直接晕死了过去。

孙家人急忙冲上来,齐心协力的把孙紫拉开。

以前,因为孙紫是高官,他们见到都有些害怕。

此时,也顾不上害怕了,一起死死的把孙紫按住,教训道:“紫儿,你怎么连父亲都打?你怎么回事?不管你官多大,你也不能打老爸……”

“老婆,你想打人就打我,千万不要打老爸。”

“姑姑,你原来一点都不孝顺。”

“二姨,你把爷爷打死了,你看看,爷爷没有反应了。”

慑魂效果还没有结果,孙紫拼命挣扎:“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孙家人仍然死死的按住她,不想看到她继续打孙雄。

刘乐趁机喝道:“孙老病危了,我们要对他进行抢救,你们不要在这里闹了,赶快把她抬出去,看住她,不要让她再做傻事。”

眼看孙雄已经没了动静,孙家人全都吓坏了。

他们七手八脚的把孙紫抬出去,严加看管起来。

因为大家都觉得孙紫疯了,精神出问题了,要不然怎么可能抽孙雄的脸?

“我没事,我真的没事。”

孙紫越是说自己没事,孙家人越是把她看得更紧些。

因为大家都知道,喝醉的人都说自己没醉,没醉的人总说自己醉了。

同理,有精神病的人都说自己没精神病,没精神病的人反而说自己有精神病。

病房里,刘乐并没有给孙雄治疗,因为一巴掌的伤,不值得治疗。

端来半杯水,倒在孙雄脸上,孙雄就醒了。

“紫儿竟然打我?”他捂着自己的脸,老泪纵横,“我错了,是我太娇惯她了,打小就娇惯她,舍不得打,舍不得骂,而她竟然打我骂我……”

孙雄开始深刻的反思自己的过去,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怪我,都怪我啊,我很失败,这辈子都很失败……”

刘乐没时间听他唠叨,打断他的话,问道:“你知道自己发烧的原因吗?”

孙雄回过神来,摇了摇头:“不知道。”“你被火烧了,火残留在你体内,使你的身体发烧到了六十多度,差点死了。”

刘乐淡淡的问道:“我想知道,你是怎么被火烧的,那火在哪里?”

孙雄皱眉思索道:“在我家后面的山上,那晚我失眠了,夜里去爬山,遇到一团鬼火,鬼火从我身边飞过去,我感觉被烫了一下,回家后就开始发烧了。”

“好的,你现在没事了,可以出院了。”刘乐淡淡道。

然后,他带着朱晓美和胡佳佳离开了重症监护室。

外面,孙紫正在歇斯底里的吼道:“我没有疯,我真的没有疯,你们放开我。”

然而,孙家人仍然死死的看着她,不让她动。

一见她站起来,就有好几双手按住她,按得她动弹不得。

没多久,孙雄走了出来。

孙紫喊道:“爸,我没疯,我真的没痪,你让他们滚开,不要碰我。”

孙雄没有理会,而是向孙家人吩咐道:“看好她,不能让她随便伤人。”

“啊……”孙紫崩溃了。本来没有疯的她,硬生生被逼疯了。

远处,刘乐向胡佳佳问道:“这样解气不?”

“解气。”胡佳佳露出笑脸,感觉真的很解气。

朱晓美也很解气,觉得恶人总算有了恶报。

就是不太明白,孙紫为何突然打了孙雄。

“她为什么要打她的爸爸?”她们好奇的问道。

“她不是说了吗?因为那个老东西,没有教育好她。”刘乐笑眯眯的说道。

“就是,如果教育好了,她哪能那么无法无天?”朱晓美和胡佳佳都很赞同。

接下来,在朱晓美和胡佳佳的陪同下,刘乐在志海医院视察了一圈。

他发现,除泌尿外科在许志武的领导下没有什么起色之外,其它科室都很忙。

特别是梅芳芳所在的儿科,都排了好长的队,医生们个个忙得不可开交。

刘乐见到了梅芳芳和谭安琪,和她们说了一会儿话。

也见到了梅晓艳,梅晓艳摸了摸他的下巴,又想帮他刮胡子。

“我刮过一次了。”刘乐笑道。

朱晓美也说道:“我哥每天都会刮一次胡子,根本用不到你帮忙。”

梅晓艳撇撇嘴,道:“一次算什么?我哥每天都刮三十次胡子。”

“啊?你哥的胡子长这么快吗?”朱晓美惊讶道。

“吹牛。”胡佳佳做了个鬼脸,压根儿不相信。

“我哥是理发师。”梅晓艳一脸认真道。

“哈哈……”朱晓美和胡佳佳一起大笑起来。

她们还以为梅晓艳的哥哥刮的是自己的胡子,没想到刮的是别人的胡子。

在医院视查一圈后,刘乐最终来到爸爸妈妈的办公室。

等到下班后,和他们一起回家。

路上,刘乐的手机突然震动一下,取出来一看,是梅晓艳发来的短信。

“天空飘着小雨丝,似在嘲笑我的痴,为何你那样自私,狠心让我空相思,绞尽脑汁写诗满腹心酸有谁知;只见猪头盯着手机正在读我的诗……”

刘乐莞尔一笑,回复道:“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岁月流淌,我们总在成长,祝你越长越美,越活越靓,快快乐乐,美满幸福。”

梅晓艳又发来一条:“早晨我的手机丢了,你安慰我一下吧!”

刘乐回复:“丢掉霉运,迎来新的,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结果又找到了,你恭喜我一下吧!”梅晓艳道。

刘乐回复:“恭喜你找到真爱,日日相伴,白头偕老,永结同心,恩爱到老。”

“嘻嘻,谁会和手机恩爱到老啊!”梅晓艳笑道。

刘乐道:“据统计,现代人,每天花在手机上的时间,比花在爱人和亲人身上的时间要多出五倍左右,手机已经成为现代人的最佳伴侣。”

“失眠的时候可以玩,无聊的时候可以玩,累的时候可以玩,吃饭的时候可以玩,上厕所的时候可以玩,上班的时候也可以偷偷玩,比任何朋友都贴心……”

梅晓艳回复:“我觉得,你对我来说,比手机还重要。”

“什么意思?”刘乐觉得这个比喻容易让人误会。

难道把我当成手机的替代品,你不玩手机,反而想玩我吗?

梅晓艳很快又回复过来:“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在失眠的时候,无聊的时候,累的时候,吃饭的时候,上班的时候,都可以不玩手机,我可以玩你。”

果然想玩我,刘乐觉得自己猜的很对。

他乐呵呵的回复:“去你的。”

梅晓艳回复:“哈哈……你就不想知道,我会怎么玩你?”

“怎么玩?”刘乐也有些好奇了,觉得梅晓艳的脑洞真大,还有点清新脱俗。

“把你拿在手里,按按按按按……划划划划划……点点点点点……擦擦擦擦擦……”梅晓艳回复道,“按死你,划死你,点死你,再擦死你,哈哈……”

刘乐一阵汗颜,想不到梅晓艳这么狠。

于是,他回复道:“你还是玩你自己吧!”

“自己怎么玩自己?”梅晓艳兴致勃勃的问道。

“你按你自己啊,自然安慰啊!可以用黄瓜和香蕉。”刘乐建议道。

梅晓艳脸红了:“你玩你自己吧!按你自己的黄瓜,别按坏了。”

“我哪有黄瓜。”刘乐问道。

“你有,还是个会变身的黄瓜,平时小小的,有时候大大的。”梅晓艳笑道。

刘乐就纳闷了,这梅蓝艳咋什么都懂了?似乎比他懂得还要多些。

“你怎么知道?”刘乐问道。

“我为什么不知道?”梅晓艳也反问道。

看着这条短信,刘乐想了想,才发送过去:“你想不想玩?”

“想。”梅晓艳发来一张流口水的卡通图案。

“不给你玩,玩坏了,你赔不起。”刘乐拒绝道。

“哈哈哈……”梅晓艳发来一在串大笑的表情,中间还夹着色眯眯的图案。

在梅蓝艳的大笑声中,刘乐到家了。

吃过晚饭,他把邓如雪、朱晓美、胡佳佳、田晴晴、郑玉洁和丽莎叫到一起。

并不是腻歪,而是亲自指导她们修炼。

因为明天就要去考核武者证,刘乐就特意指导一下田晴晴、郑玉洁和丽莎。

教她们聚力武技,以此来提升她们的实力。

实力够强,就能通过第一关。

还把光影步简化一下教给她们,以此来提升她们的速度。

速度够快,就能通过第二关。

到于第三关,那是智力测试,只有依靠她们自己了。

三女都知道武者证的重要性。

在修武者拥有一张武者证,比在世俗界拥有一张大学毕业证还要重要。

所以,田晴晴、郑玉洁和丽莎三女学得都格外认真。

刘乐打算明天陪着她们一起去考武者证,为她们加油鼓劲。

然后,再去京城一趟,到孙家后山寻找那团真火。

如果能吸收那团真火,刘乐觉得,自己的炎阳血脉肯定会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就是不知道真火还在不在哪里,能不能找得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淘文学_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都市透视医尊(都市妙手医尊),都市透视医尊(都市妙手医尊)最新章节,都市透视医尊(都市妙手医尊) 天籁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